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党委工作

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的责任,就是同全党同志一道,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切实解决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切实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使我们的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 思想引领领导讲话  党建要闻主题讲堂  典型引路
  • 理论发展党建研究  理论纵横调查研究
  • 组织建设机构设置  所局党建支部在线

要真正带着问题“走转改”

2013-04-26

陈其广
中央提出社科理论界也要开展“走转改”,非常必要。我院把国情调研作为“走转改”活动的重要抓手,鼓励社科工作者走进基层,深入群众,开展调查研究,取得了明显成效。社科工作者“走转改”要取得实实在在的效果,必须带着问题走基层,带着问题转作风,带着问题改学风和文风。下面,我结合近年来特别是“走转改”活动开展以来参加中医药事业国情调研的经历,谈几点体会和认识。
一、带着问题走基层,才能了解真实情况,切实解决问题
中医药是非常独特的一个领域。尽管党和国家始终肯定中医药的积极作用、支持中医药发展,但在新中国成立后相当长一个时期里,中医药发展却呈现衰退迹象。人民群众希望中医药能够发挥传统优势,解决一些西医药解决不了或解决不好的问题,但公立中医药机构却普遍“西化”。对中医药存在的问题,国务院2009年22号文件总结为,“特色优势逐渐淡化”、“服务领域趋于萎缩”、学术思想和经验得不到传承,“技术、方法濒临失传”、“野生中药资源破坏严重”,等等。但以往管理部门和多数媒体往往“报喜不报忧”,因此,只有“到农村下地头,到工厂下车间,到学校进课堂,到医院进病房”,才有可能调查清楚此种独特现象背后的复杂原因。比如:前一个时期中医开西药,西医开中成药的情况全国都很普遍。这种明显违反执业医师法的现象为什么会如此普遍?难道我们的医生真的都成了“能中会西”、“中西会通”的大医家了?调研时问这个问题,卫生部门和医院领导往往闪烁其词,避而不答。于是我们深入到医院科室甚至村卫生室找医生、到药厂药店找销售人员层层个别访谈,才明白原来西药的回扣比中药高,而中成药的回扣又比西药高,结果无论中医西医都被个人利益驱使背离了职业道德的要求。
“走基层”还要求必须密切跟踪相关领域的形势变化和重大事件,找准关键问题。比如,我们调研工作刚一开始,就遇到一个科研机构向国家要巨额经费支持,试图用现代科学技术方法来分析和改造中药。这个计划被申请人比喻成中国的“曼哈顿计划”(原子弹研发计划)。中医药不是有“简便验廉”的优势吗?应不应该非要把它改造成西药植物药或生物制剂来用呢?调研组召开中医药及各方专家开座谈会,了解了国内外科学界数十年来在此领域的进展情况,提出了对此计划应慎重、要“再议”的建议,得到了领导机关的重视。几年来,在院领导和院办公厅、信息情报院等部门的支持下,调研组在比较系统、深入的调查研究基础上分别针对医改;针对禽流感、甲流等重大流行性疫病;针对国际上传统医药主导权、话语权的竞争;针对动物源性食品安全;针对中医药文化建设重大项目;针对中药资源合理利用保护;针对合理合法调动民间中医药的积极作用;针对群众养生热中的偏差等等多个重大、关键、紧迫包括社会热点问题,及时分析问题产生的主要原因、问题的危害性和严重性并提出解决问题的方向以及具有一定可操作性的对策建议。
2006年的一场中医药存废争论引发了全社会对中医药问题的关注。2007年党中央在十七大报告中重申坚持“中西医并重”方针,明确提出要“扶持和促进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事业发展”。2009年国务院发布22号文件,提出“把中医药和西医药摆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中医药对国家、民族的价值和意义究竟何在?中医药生存和发展所遇到的主要困难和问题根源到底是什么?解决问题切实可行的出路又在哪里?分清辨明这些重大问题,不仅是相关业界和广大民众的希望,也是真正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有关方针政策的关键。2008年院党组批准将中医药事业国情连续跟踪调研作为重大国情调研项目立项至今,我们紧紧围绕上述问题深入基层、开展调研,取得了丰硕成果,大体包括六类:一是呈报给领导机关内部报告及供部委领导的参考资料30多篇,多数被采用,一些得到主要领导同志批示。二是通过《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对国外直播等形式开展宣传44篇次以上,形成其他形式的正式文件20多篇。三是在“两会”期间为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提供作为提案议案基础的参考性资料。四是参与推动了《中华医藏》编撰、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药项目)申报、促进民间中医药管理方法改进和中医药立法、运用传统中兽医药改进动物源食品安全、中央电视台和新影的“中医”系列纪录片制作等重大工作。五是参加和配合国家部委如科技部和国家中医药局的中医药问题重大研究项目。较重大的有国家973项目和中医药立法项目。六是调研完成100多万字以上的记录稿、写作稿以及收集的各类文字资料数,图片数千张。此外,调研组已着手整理项目成果,为出版专著做准备。
二、带着问题走基层,必须排除干扰,想方设法接触现实
我们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在一个经济很发达的地方,有关部门热情接待了调研组,吃住都安排得很好,还请游山玩水。可只要我们提出谈工作,他们就说领导开会出差了。我们只好通过社会关系去了解,才知道当地卫生部门的领导怕见了国情调查组不好说话。因为说成绩看材料就可以了,说问题不但可能影响政府形象,而且容易被上级领导批评甚至追究责任。这个地区西医和中医(包括民间中医)的人数基本是2:1,但卫生部门近二十个人却连一个专职管理中医的都没有,什么工作都按照对西医的要求来对待中医。为了赢得政府的支持,中医机构和人员只好“削足适履”,按照西医的模式来改造自己。还有一个全国百强县,国家中医药局出台了让“确有专长”的民间中医通过考核获得合法行医资格的办法,可是当地的民间中医都没听说过上面还有这个政策。我们问当地分管副局长,他却说传达过了,正在组织考核。我们又找当地人士了解,才知道因为当地是中医药一个重要流派的发源地,有不少确有专长的民间中医。民间中医说,只有公立医院才是卫生局的亲儿子啊!卫生局就怕传达和实施这个办法后,民间中医会挤压当地公立中医院的生存空间,所以故意拖延步伐。从这个实例中,我们明确了医改要逐步做到“管办分离”的必要性。因此,如果国情调研单纯依靠接待单位安排,了解情况听介绍,撰写报告抄汇报,是很难了解和反映中医药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中的现实问题的。
走基层必须积极主动地争取被调研机构和人员的理解,尽可能地取得他们支持。在走基层开展国情调研过程中,难免涉及到对一些存在问题的揭示和批评,尤其是写内部报告反映情况,很容易被相关行政管理部门和业界认为是在“告状”。我形容现在调研组的境地很像是被调研对象“爱恨交加”:呼吁领导机关给予支持,得爱;反映存在问题缺陷希望改进工作,招恨。但国情调研是党和政府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也是新形势下我们作为国家社会科学研究机构的责任使命,坚持实事求是是最基本原则,走基层首先要把问题搞准确,包括问题产生的时间、原因,问题的表现、危害性、严重性或紧迫性,提出对策建议要有可操作性。其次,在遵守保密纪律的前提下,事前尽量和相关机构、人员沟通,取得他们的理解。几年来,经过努力,中医药各界,甚至是一些关键部门和重要领导对我院的中医药国情调研工作都是相当关注和支持的,为调研工作提供了许多重要的帮助和建议。
三、走基层要有人文视角,要为党和国家中心工作服务
走基层开展调查研究,既要有科学视角,也要有人文视角;既要了解现实,也要回溯历史。比如,中医药院校目前从课程课时设置看,大致是三分之一时间学外语和公共课,三分之一学西医,三分之一学中医。这样的教学内容和方式,很多专家予以严厉批评,说培养的不是中医药事业的接班人而是掘墓人,连有的学校领导都坦率承认这是个大问题。我们不但去中医药大学分别召开学生管理人员、教师、学生甚至是外国来华学中医药的学生的座谈会,进行问卷调查,而且结合对中医、中药机构的调研,认识到如果我们不去分析社会意识等人文环境的变迁如“科学至上”的影响、医药管理体制的错位、医药机构运行机制特别是利益分配机制的错误设置,包括大学生就业市场供求关系等方面的影响,就中医药教育谈教育改革是片面的,是无法解决中医药院校教育走偏方向的问题的。再比如,第一年去一个县调研,就碰到一个基层中医。当年他参加光明中医函授大学的学习。有的省份认可这个学历,他所在的省却不承认,于是他不能参加执业医师的资格考试,尽管在医院工作三十多年,可快退休了仍然是“乡村医生”,他心中愤愤不平,一遍遍讲他的遭遇,让我帮他解决问题。在基层调研过程中,与这样对方针政策缺乏了解,面对问题信心不足,甚至怨天尤人的被调查对象接触多了,我们逐渐认识到,中医药事业的发展,迫切需要举国上下、协调一致的认识和努力。调研组不仅有责任将问题和对策建议反映给领导决策机关,而且也有责任做好“宣传队”、“播种机”的工作,准确传达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帮助基层中医药工作人员树立信心。因此后来在调研中把原来“我问你答”的单向沟通变成了兼有“互问互答”的双向沟通形式。这样,通过走基层调研,更多地了解社会,就不单是“读万卷书”的“翰林秀才”,而且通过“走万里路”成为知晓“家事国事天下事”,成为能为党和国家中心工作尽心尽责,既务虚又务实的有用之才。
“走转改”是一项长期任务,深入社会、服务人民是一个永恒的实践课题。我们将一步增强社会责任感,改进调研方法,力争走基层调研取得更大成效,为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贡献一份力量。

中国社会科学直属机关党委版权所有    邮 编:100732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联系电话:85196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