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近代史研究所彭姗姗:五四运动与青年之责任

2019-05-29     来源:
     【打印】

    100年前爆发的五四运动,是一次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的爱国运动,也是一次向世界开放、引入新思潮、传播新文化的思想启蒙运动。作为一次爱国运动,五四运动不再局限于某一地域和某一部分民众,而是遍及全国、遍及各个阶层。这标志着中华民族意识在更广范围和更多社会阶层中的觉醒。此外,它不再是针对收回利权、教案等具体问题,而是为了争取国家主权、争取国际平等地位的斗争。这标志着中华民族意识在更高层次上的觉醒。

正是得益于五四运动,此前已经兴起的新文化运动才能够深入发展,从北京和上海这两个中心城市扩展至全国,在更广大的社会阶层中产生影响,并取得巨大成就。白话成为公认的国语,从此,全国人民有了一种共同的语言;而语言作为存在的家园,也让整个中华民族(而不仅仅是精英士绅群体)开始分享着一个共同的精神家园。在这个精神家园中,五四青年们开始走出旧家庭的藩篱,摆脱旧伦理的束缚,开始以独立个人的资格参与社会运动,为种种新思潮而激动兴奋。实验主义、无政府共产主义、无政府工团主义、无政府个人主义、基尔特社会主义、新村主义、马克思主义、生命哲学等等,几乎在同一时期涌入中国。五四青年们在发起反帝斗争的同时,又并未固步自封,而是主动引入、学习新思潮,关注世界文化趋势,期望能使中国同浴于世界文化之流。在经历了激烈的辩驳、切身的体会、实际的试验之后,越来越多的先进分子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马克思主义,并逐渐意识到,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国情和实践结合起来,才能真正找到救国之路。经由这条救国之路,那一代的青年们也逐渐找到了个人的新出路,从而得以在社会的每一根毛细血管中实现真正的革新。毫不夸张地说,五四运动掀开了中国历史的新篇章。因为,短短三十年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就建立起了一个全新的共和国。

作为一名近代思想史的研究者和新时代的青年人,我感到自己非常幸运。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在讲台上动情地讲过一件事。他说,有机构预测,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将在2040年代跃居世界第一位,换句话说,也就是回到200年前中国本来所在的位置上。他讲这话时大约50岁左右。有历史感的人大概都能感同身受地理解他为什么激动。在中华民族从开始衰微到走向复兴的漫长两百年间,我们这一代青年人可能是最为幸运的一代,因为我们不仅有机会目睹这一伟大的复兴,更有机会为此贡献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

习总书记在讲话中阐述当今时代,说“中国人民拥有了前所未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中国综合国力的上升,为我们重新去审视中国文化在近代以来所遭遇的种种困境提供了自信和勇气,让我们可以不再囿于中西二元对立的固有思维定式,不再囿于西优于中或中胜于西的、处于同一思想水准之上的中西比较模式,不再把西方文明的某一具体成果预设为标准模板,而能够植根于本民族文化、立足于本土语境、着眼于自身的问题,真正以平等、开放的心态去接续五四以来中国文化与世界的持续对话,去仔细分辨究竟哪些文化要素是植根于具体文明的独特传统、习俗和文化之中,从而只能属于那个特定人群的“小空间”,又有哪些要素足以进入文明对话的“大空间”并进而为总体人类所共享,从而为中国文化的现代复兴奠定学术基础。如此,或可不负时代和人民的期望,不负本院和本所为我们创造的条件,也不负自己的青春和生命。

         

                        (近代史研究所思想史研究室助理研究员 彭姗姗

中国社会科学直属机关党委版权所有    邮 编:100732    地址:中国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联系电话:85196158